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
[請登陸][免費注冊]
搜 索

閑話芯情
清華大學退休教授周祖成先生追憶:清華與新思二三事
出自:新思科技

近日,我們有幸采訪到已經退休的清華大學周祖成教授,請他講述25年前中國EDA行業的崢嶸歲月及清華與新思的珍貴往事。

周祖成教授曾任清華大學教授、博導,微波與數字通信國家重點實驗室EDA室主任,深圳清華大學硏究院EDA實驗室常務主任,深圳市軟件協會集成電路專業委員會會長,中國通信協會通信專用集成電路專業委員會主任,《中國集成電路大全》叢書編委會成員,中國研究生EDA競賽發起人兼秘書長。

以下是根據周祖成教授口述整理的回憶錄。

新思的一份心意
90年代,中國在半導體領域走了一段彎路,當時太強調制造的重要性,但實際上半導體是一個很長的產業鏈,龍頭是設計,而EDA工具則處于設計前端。當時,周祖成教授意識到EDA工具對中國IC設計的重要性,經過多番努力將EDA工具引入,讓中國半導體產業經歷了從PCB到IC設計質的改變和升華。

1994年,我的一個工程師學生帶我去見了時任新思科技副總陳志寬博士。當時他拿出一封信,說是新思的一份心意。結果我打開一看,是要捐贈給清華大學的一共20套Design Compiler。我有一個學生,他當時在美國飛利浦,正好剛買了一套,他跟我說過Design Compiler很先進,25萬美金一套。我當時就很吃驚,這么大個禮。


新思科技在人民大會堂舉辦向清華大學捐贈的儀式

后來,新思科技在人民大會堂舉辦了向清華大學捐贈的儀式。當時人民大會堂還剛開始對外開放,在那里舉行儀式是一種很特殊的榮譽,儀式規模也很大,且當天還在中央臺報道了。

清華師生開始使用新思EDA工具
作為電子設計工程師,跨界是有一定難度的。跨什么?跨半導體這個“欄桿”,電子設計工程師不專于半導體能不能設計芯片?能!借助于EDA工具!

1995年,在清華大學成立了“清華大學——新思科技高層次電子設計中心”,清華大學關志誠副校長、金國藩院士和陳志寬博士都出席了掛牌儀式,陳博士當天下午還在清華大學主樓后廳作了“高層次設計——HLD”的學術報告。
設計中心很快就變成了北京地區乃至全國最好的EDA實驗室,除了有Design Compiler、PHB等EDA工具,軟件門類齊、數量多之外,全部安裝在Sun公司贈送給清華實驗室服務器上,確實很氣派。


“清華大學——新思科技高層次電子設計中心”掛牌儀式

后來,我們開始成套成套出芯片,不只是做電路仿真,做的是協議描述(通訊協議),以及一些標準的制定,比如像數字電視標準。在整個信息產業里面,分為上游、中游和下游。上游產業高端把協議、標準和算法,映射到一個可以實現的架構設計出來,實際上就擁有了知識產權。
例如,1997年到1998年,我們做中國數字電視標準,就在一個EDA平臺上,把數字信道交織算法(LDPC)和調制算法(OFDM),從發射到接收的雙信道就作成一個環,仿真驗證。這從根本上改變了電子工程師設計的思路,它是一種綜合性的設計,沒有工具是不行的。


時任新思科技副總陳志寬博士作“高層次設計——HLD”學術報告

所以是一個本質上的飛躍。當時叫中國數字電視標準,后來就叫清華標準。這其中就體會到HLD是非常有用的,這個算法到架構的映射也是我們當時提出來的。

讓更多人受益于EDA
當時,在“國際電子報”上,每周一個整版(6000余字),持續半年,介紹電子設計自動化和相關的EDA工具、設計語言(VHDL和VerilogHDL)、通信和計算機的各種國際標準和設計規范,在國內起到了很好的普及作用。

要把這些EDA工具用好,當時的任務是很重的。既要給高校的師生科研教學用,也要給機械電子工業部各個研究所的技術人員培訓使用,讓師生和技術骨干學習用EDA工具做設計。面向全國,包括機械電子部(現在工信部)所有的技術人員,分期分批到清華培訓。

借助于工具,我們開始了通訊系統的專用集成電路(ASIC)設計。從通訊系統的準同步復接(PDH)開始設計PDH的片子,然后同步復接SDH的一套片子。應該說有了這些工具以后,最明顯的就是我們從過去純粹的(PCB)板級系統設計,轉變成了整個系統集成的通信專用集成電路設計。為了培訓這些工具的使用,設計中心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

當年用新思科技EDA工具設計的芯片

1996年,為了推動8個集成電路產業化基地建設,我們接到任務要寫集成電路設計自動化的方法學,專門介紹使用工具進行設計。這對于當時國內普及EDA,非常重要。當年國防工業出版社就出版了這套教材,我寫的設計自動化方法學作為集成電路系列叢書之一。

除了編寫教材,還要培養人才。當時清華有一條線,是5寸、3微米的線。我在那里實習制作過一個三極管,心里比較高興,至少我也對集成電路工藝知道一點皮毛了,再跟學生講課的時候就比較生動了。當時我們還從新思科技得到了大量原版的國外集成電路設計的書,比如新思科技工藝庫版圖,給學生看一看非常有好處。

當時新思科技有一位來自臺灣的工程師,我在清華給他辦了場講座,花一個多小時講“VHDL”,跟我們有很大差別,因為他搞過設計,把“VHDL”聯系設計語言講,很生動;而我們的老師自己沒有用過高級語言描述進行設計,就把VHDL當作語言在講。

后來我到深圳去建設高層次設計中心,到深圳之后,因為跟企業家接觸比較多,深圳清華研究院的EDA設計中心,成了他們可以借鑒的模式。李東生建立的TCL實驗室、張瑞敏成立的海爾集成電路設計中心、九十年代設立的華為EDA實驗室都參考了我們的模式。原來在信息產業界的企業們,通過使用EDA工具,跨界進入了集成電路設計行業。



周祖成教授及陳志寬博士

新思科技總裁兼聯席CEO陳志寬博士由衷感謝周祖成教授多年來為EDA進入中國所作的努力,讓新思科技有幸一同參與了過去25年來中國集成電路設計產業的飛躍,目前已有超過10家中國半導體設計公司躋身全球Fabless 50強,業績取得了長足的進步。
正是有一批像周祖成教授這樣心系桃李、具有前瞻超越意識、并付諸一生事業的前輩們,積跬步而至千里,筑起中國集成電路現代設計業的通途,也讓我們這一代人受益和感動。

 

 

0
文章收入時間: 2019-06-03
 
 
SEMI簡介 | About SEMI | 聯系我們 | Privacy Policy | semi.org
Copyright © 2018 SEMI®. All rights reserved.
滬ICP備06022522號
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
沙漠宝藏2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