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
[請登陸][免費注冊]
搜 索

閑話芯情
春風沉醉,櫻語江南
出自:安琪拉

三月繁花季節。深桃淺粉相映紅,鵝黃柳綠競爭榮,而游人爭道,一時無兩,非屬櫻花不可。櫻之盛,在顧村、在太湖;在樓前路旁,在大學公園,更在朋友圈。

機緣巧合,3月中連去了兩次顧村公園。雖然為時略早,櫻花大道上已有些次第開放。我信口說“早櫻”,被糾正說早櫻已過,花期當時,然未到極盛。所見重瓣居多,色近桃紅,這里的櫻花樹比一人稍高,惟樹冠甚巨,枝干向四面八方伸出去,花朵兒繁繁復復,重重疊疊,累累墜掛,果然是“千朵萬朵壓枝低”。樹下留連的愛花者已然不少,人聲喧鬧,花事似乎也被襯托得熱鬧了幾分。
?


約兩周后,在無錫高新區管委會樓前,不期而遇兩大株素櫻(據說學名叫作染井吉野),花樹既高且大,花朵兒密密匝匝,層層疊疊,仿佛升騰起來的霧嵐,又似倒懸而瀉的一川瀑布,讓人陶然欲醉,徘徊復徘徊。牽過一枝細看,單層五瓣,大體素白,潔比梨花,皎勝海棠;只花瓣頂部沁出淡淡水粉,宛如胭脂一點,暈染十分嬌柔。總是一二十朵擁作一處,團團簇簇,仿佛大觀園里的青春女兒聚作了一處,和羞不掩怒放,天真風流姿態。黛玉的“唐多令”,當屬櫻花才是。



? 周末在家,沿四平路步行去同濟大學。入校門跟著涌動的人流,不覺止步,抬望眼一曲歌直上心頭:我是一片云,天空是我家;朝迎旭日升,暮送夕陽下;我是一片云,自在又瀟灑;身隨魂夢飛,它來去無牽掛......連綿櫻花道,摩肩接踵行。皤然老者須眉盡白,正悠然地拉著手風琴,嘴唇翕張,微微吟唱。忽如一陣春風至,萬千咿呀呼欲狂。
?




四月初,無錫朋友急報:黿頭渚櫻花盛極,等不得也!夜景雖華,流光瀉影,或紫或粉。然燈光總顯人造,未知櫻花素顏。次晨6時許(最高峰5:30開園),迎晨曦朝霞,第一站到了賞櫻臺。我們如劉姥姥入大觀園,在此已不禁驚呼連連。周遭的櫻花樹,高大綿延,如廣闊而溫柔的花之海,雖無驚濤,卻有層層疊疊、接踵而至的粉色波巒。臺有三層,拾級而上。面對美景,我們舉起手機相機,煞有介事,卻發現自己不得不辜負——此情此景難描畫,亦夢亦幻何自知。友人不由感嘆,而今方知,大美于前,取景固難!遙望櫻花叢林中掩映的樓閣,不知是這里效法東瀛,還是和風源自震澤?



將鏡頭聚焦飛檐上的鈴鐺,是我一貫的愛好。逆光,鐵黝黝的黑,是歲月本來的樣子。樹上系著若干的風鈴,紫的、粉的、黃的、紅的,風過也,搖曳飄蕩,有聲若無......惜春怕春歸,流連不忍辭!



前行至“太湖佳絕處”。粉墻小筑照壁,掩風流無數。幾叢櫻華出墻,引得賞花人紛紛加快了腳步。穿過洞門,別有洞天。長春橋果然不負盛名,是黿頭渚櫻花大賞的鼎盛之地。花樹連綿櫻粉一色,湖水平闊水天相接。時而嚶嚀風動,枝顫花搖,花瓣兒如粉蝶撲簌簌飄飛回旋,再輕悠悠棲息在如鏡湖面。星星點點,泛鏡湖微微漣漪;一陣陣、一層層,多了、厚了,如懸云堆雪,是綿密的牽念,是最多情的櫻雨江南。遠遠的石橋下,躲著一只烏篷船,仿佛沉默的少年,只悄悄地、悄悄地看這花事繁盛,在樸實的心田里,注入了清亮亮的喜歡。邊城的翠翠,若置身在江南,夢里的虎耳草,一定幻作這春風十里、千頃太湖畔的云夢櫻花了吧?
?

?

?

?


長春橋畔櫻雨,藕花深處眉綠。據說她先開花,后出葉。當青綠色的嫩葉透出來,就意味著花事漸闌,也是告別的花語。來也洶洶,去也紛紛,因將去而愈惜,櫻花從來都是最好的例證。

芳菲正好,鳶飛徑逐云去;心清景明,杯酒心頭點滴。是為小記。

(安琪拉,寫于2019年4月7日)
?

 

 

0
文章收入時間: 2019-04-08
 
 
SEMI簡介 | About SEMI | 聯系我們 | Privacy Policy | semi.org
Copyright © 2018 SEMI®. All rights reserved.
滬ICP備06022522號
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
沙漠宝藏2APP